1号彩票中科院院长路甬祥谈科技发展与创新

2021-08-28 05:02

  崔永元:您为什么要这样回答我呢?您为什么不说因为东部沿海发达嘛,我们就建在东部,怎么了?

  路甬祥:我只是解释一点,我们并不只在东部建,在西部同样要建,为什么东部多一些呢?主要的原因,我们科学院建院以来,高科技跟基础研究方面的研究所比较集中地分布在北京跟上海,资源生态环境方面的研究所主要布局在西部,这跟当时的情况也是一致的,但是随着中国五十多年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近三十年的发展,情况发生很大变化,生态环境不完全,问题不完全都出西部,东部的城市化程度更加高,东部的沿海带,东部的城市密集的地区的生态环境问题暴露得非常之充分跟突出,所以我们觉得在东部应该要补建城市环境研究所,高技术领域,因为它都是跟产业联系在一起的,比如像纳米,比如像集成制造,比如像生物能源等等,我们觉得应该设置一些新的研究单元,在这些领域产业发展有势头,有前景的,以后的成果,知识有受体的区域会更好,所以它也是跟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的。

  崔永元:我觉得您这段话特别重要,它告诉我们几个信息,一个信息是科学家的眼光和我们普通人的眼光是不一样的。我们可能看东部、西部就是富裕、贫困,但是科学家来看,无论是东部西部都大有可为,都有机遇,有机会。第二就是告诉那些有志于要做科学研究的年轻人,想搞科学研究,不一定在北京、上海,到西安也是有事情可做的。路院长说了那么多,但是还是有很多科研机构放在了东部,今天我们请来的就是来自深圳的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先看看他们的成果,咱们再见这些客人,看看这些机器人,现在要为我们做一个表演,这些机器人都是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结果。街舞。

  崔永元:是不是机器人的设计者也到了现场?机器人的设计者宫海涛,欢迎他。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院长樊建平,欢迎他。还有深圳市的常务副市长刘应力,欢迎您。我先问院长吧,费这劲干什么呢?就直接教科学家跳不就完了吗?

  樊建平:你知道比尔盖茨,也有记者问他,他的回答说,我要年轻二十岁,我坚决不做PC,我做PR。他现在为什么对机器人感兴趣?因为他知道十年、二十年以后每个家庭用的机器人的个数远远要超过PC机,他希望每一个机器人里面装一个Window,这是他真正希望的。

  樊建平:我们现在有聊天机器人,主要是针对在家里面的老人,包括一些小孩,小孩的教育也很重要。所以目前大概我们到去年我们有个样品的展示,到今年大概我们会有一个比较成型的。

  樊建平:现在在世界各个国家,实际上还在,民口里面还是在一个发展的早期,当一批是80年代,但是军事方面用得就很多。所以我们现在切入正是时期,如果像PC那样,已经做了很长了,它已经有英特尔跟微软以后,你再进去,中国主干起来就很难,所以我们大概五年以后的市场就非常大。

  崔永元:军事上应用大家能想得出来,就是一听说有地雷都争着上。这个民用我听说现在还有炒菜做饭的机器人。

  樊建平:对,我们去年承办了一个深圳市第一次搞了一个专业化比较大的机器人展,上面就是有做饭的机器人,有五十多个机器人,有做饭的,这个跳舞的最受小朋友的欢迎,我们还有反恐,就是爬墙的机器人可以适时把里面的传回来,还有模块化的机器人,1号彩票用于教学的,聊天的机器人,有宠物机器,有监控机器人,有跟踪人行走的机器人等等等等,它的形状可能不像人。

  崔永元:咱们选他们当中一个代表了解一下就行,比如做饭的手艺怎么样?不会把手掉进去吧?

  樊建平:我们深圳有一个做饭的机器人的公司,我跟那个老板聊,他说全中国大概厨子做得好的有270多人,他那个机器人学了有二三十个人炒菜的技术,我吃过它,比如说大连的葱烧海参、湖南的小炒肉,这几个炒得确实水平很高,刘市长我相信他也吃过。

  刘应力:这个炒菜机器人正像刚才樊院长说的,它是我们中国烹饪系最好是扬州,扬州大学,它是由扬州大学的一些大厨的菜谱,由机器人给它实现,特别是我们陪着一些外宾,那个炒得是非常正宗,可以说现在是两分钟、四人份同时出锅。

  刘应力:不能这么说,现在有几十种菜谱,但是它要非常细腻的,大家知道我们中国的烹炒煎炸是很复杂的,火候、次序很复杂的,这个还不是那么简单,但是确确实实已经可以商品化了。

  刘应力:它是不会跳槽,所以现在美国、韩国、日本都来订,比如说在外国的中华料理这种连锁的,最快就是它。

  路甬祥:我想也算吧,因为机器人最早是产生根据市场销售,主要是在第二产业,生产性的机器人。现在机器人你看逐步发展到服务行业去了, 刚才讲机器人,现在听来你刚才还有一点怀疑,认为是不是会有市场,我觉得许多年之前,美国包括有一些非常已经有成就的高层的科学家都曾经说全世界只要一百多台计算机就够了,不相信计算机能进入家庭。我在老板用大哥大的时候,我说我不要用,一块砖头背着没戏,也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手机就放在口袋里了,每人都有一个手机。

  路甬祥:话费现在也不算贵了,话费贵这个事情,我当时倒还不是手机,最找的时候还是对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够像外国人那样喝矿泉水,我很保守,我认为矿泉水在中国没太大市场。

  崔永元:还有科学家发明了漫游,但是没想到收漫游费。科学家发明了通话,也没想到它会双向收费,这是不同的领域。

  刘应力:现在人才还是深圳的主要问题,但是由于我们中科院和深圳市政府共同成立这个先进技术研究院以后,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人才载体,我们称之为人才驿站,所以市委市政府现在要采取很多措施来支持这些人才,像他们院在这两年的时间已经引进两百多位从全世界来的人,所以现在市委市政府实行一个双人双百计划。

  刘应力:百人就是两年内我们要支持一百个人,技术顶尖的和一人给一百万这样一个计划,第一年,两年时间,第一年50个人,我们一下子给了先进院七个人的名额,因为他们人才很多。但是我们深圳本身有人才,再加上吸引的人才,就成就了现在先进院这么多人才。

  樊建平:我想第一个还是因为深圳市的环境各方面,我觉得发展的状况离香港比较近,同时深圳人均GDP已经超过一万美金,所以这些经济环境、生活的环境吸引了很多的海外的学者愿意去,当然第二,我们中国科学院的品牌以及中国科学院我们在深圳搞的新的领域,事业吸引了很多人才。

  路甬祥:我们也尝到了跟深圳合作的甜头,我提醒你小崔注意,刚才刘市长讲,先进院只是一个人才的驿站,他没有用人才基地这个概念,我觉得就是创新。

  路甬祥:驿站的概念,深圳院把海归,把国内的优秀人才吸引过去,在那里做研发,但是他不希望沉淀下来,希望过几年以后,他带着知识,带着成果,人才就流到深圳的企业里边去,或者自己去创办企业。

  路甬祥:他们希望是这样,当然并不一定流在深圳了,驿站也可以流到其它地方去,但是深圳有信心,因为深圳的宏观条件好,一定会有相当比例的人才在深圳能够找到发挥才干的企业,或者是自己出来创业。

  樊建平:我们这边可能是要副研究员以上的人,因为刚才说的第三个特点就是深圳的产业环境,北京我们科学院有39个研究所,在深圳只有我们一个研究所,所以深圳的企业的个数,高新技术企业现在按产值来说可能是北京的,比北京要大得多,所以这样的话我们是一个独资,企业家去年大概有70多个企业找我们合作,17家企业给我们钱,听听三位观察员的说法,柳传志先生,您刚才听我们一直在谈这个创新,您是一个什么样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