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盈科技四年欠缴社保千万元 撇清与供应商关系

2021-08-23 02:40

  2021年以来,全球芯片供应面临“缺货潮”,供应短缺往往引来价格上涨。在此背景下,3C周边ODM供应商深圳市显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显盈科技”),未来或面临着采购价格存在继续上涨风险,其营收增长可持续性或迎来一场“大考”。

  “窘境”并不止于此,2020年,显盈科技营收增长有所提速,其净利润却呈现增速回落的另一面。而显盈科技近四年累计欠缴员工社保及住房公积金超千万元,社会责任或遭“拷问”。此外,显盈科技多家供应商现“零人”异象,其中多家供应商在2020年社保缴纳人数骤降为零人,当年却依旧各自撑起显盈科技千万元采购。而令人费解的是,显盈科技总经理配偶之表妹夫张玉控股公司,系显盈科技交易上千万元的供应商,张玉退出该供应商后,该供应商联系方式背后机主仍指向张玉,关系或难“撇清”。

  据显盈科技签署日为2021年1月15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1月版招股书”)及签署日为2021年5月10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20年,显盈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3亿元、4亿元、4.21亿元、5.31亿元;同期,显盈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1,863.9万元、2,303.41万元、5,175.13万元、6,640.66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显盈科技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6.55%、5.21%、26%,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3.58%、124.67%、28.32%。

  可以看出,显盈科技净利润在2019年经历高速增长后,到2020年有所回落,相反,其营业收入在2019年增速跌至个位数后,在2020年有所提速。

  而相较于同行,近两年来,显盈科技的营业收入增速均低于同行均值,且变动异于同行。

  据招股书,显盈科技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分别为安福县海能实业300787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能实业”)、佳禾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禾智能”)、东莞市奥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海科技”)。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显盈科技同行公司营业收入增速的平均值分别为26.94%、34.88%、28.86%。

  由上述数据可以看出,2019-2020年,显盈科技营业收入增速均低于同行均值,并且,其变动趋势异于同行。

  除此之外,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显盈科技资产负债率尽管有所下降,但仍高于同行均值。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显盈科技上述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52.05%、43.76%、46.57%。

  另外,近年来,显盈科技存在未为部分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的情况,同样值得关注。

  近年来,显盈科技均未足额缴纳员工社会保险与住房公积金,2017-2018年各年末,显盈科技养老保险未缴纳员工人数均达上百人,住房公积金未缴纳的员工人数达数百人。

  据招股书与1月版招股书,2017-220年各年末,显盈科技的员工总数分别为1,144人、892人、911人、969人。

  2017-2019年各年末,显盈科技未缴纳养老保险的员工人数分别为852人、557人、110人。

  2017-2019年各年末,显盈科技未缴纳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医疗保险的员工人数均分别为355人、246人、83人。

  2020年年末,显盈科技未缴纳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的员工人数均为969人,生育保险与医疗保险的未缴纳员工人数均为32人。

  2017-2020年,显盈科技未缴纳住房公积金的员工人数分别为1,062人、814人、96人、1人。

  其中,显盈科技称,2020年,人社部发[2020]49号文件,2020年2月至2020年12月,三项社会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单位缴纳部分享受免征的政策。此外,生育保险与医疗保险缴纳人数与员工人数存在32人的差异,是因为公司有28人新入职手续未办理完毕、4人超购买年龄。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7-2019年各年末,显盈科技员工未缴养老保险的员工人数,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74.48%、62.44%、12.07%;同期,显盈科技未缴纳住房公积金的员工人数,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92.83%、91.26%、10.54%。

  由上述数据不难看出,2017-2019年各年末,显盈科技均并未未足额缴纳员工社会保险与住房公积金。其中,2017-2018年各年末,显盈科技养老保险未缴纳员工人数均达上百人,住房公积金未缴纳的员工人数达800至上千人,令人唏嘘。

  据1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7-2020年,显盈科技欠缴的社保金额分别为322.37万元、497.95万元、327.32万元、32.55万元;欠缴的住房公积金金额分别为132.58万元、208万元、150.63万元、54.8万元。

  同期,显盈科技欠缴社会保险与住房公积金的合计金额,占当年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1.23%、25.67%、8.12%、1.14%。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7-2020年,显盈科技欠缴的社保金额为1,180.19万元,累计欠缴的住房公积金金额为546.01万元,累计欠缴的社保与住房公积金的金额合计为1,726.2万元。

  即2017-2020年,显盈科技累计欠缴社保与住房公积金金额达逾1,700万元,其中对成本核算的影响几何?

  而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

  而显盈科技近四年累计欠缴员工社保及住房公积金超千万元的背后,其社会责任或存缺失。

  值得注意的是,显盈科技多家供应商现“零人”异象,其中多家供应商在2020年社保缴纳人数骤降为零人,当年却依旧各自撑起显盈科技千万元采购。

  其中,显盈科技一家供应商社保缴纳人数为“零人”,且成立次年与显盈科技合作,累计交易额超七百万元。

  据招股书,东莞市旭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为电子”)为显盈科技的客户兼供应商,2018-2020年,显盈科技对旭为电子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06.88万元、59.14万元、80.34万元,销售占比分别为0.27%、0.14%、0.15%。同期,显盈科技对旭为电子的采购金额分别为57.24万元、281.28万元、140.19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0.21%、1.12%、0.43%。

  即2018-2020年,显盈科技对旭为电子的销售金额累计为246.36万元,累计采购金额分别为478.71万元,显盈科技与旭为电子的交易总额为725.07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旭为电子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零人。

  也就是说,2018-2020年,旭为电子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零人,其或不存在通过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为其代缴社保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据招股书,旭为电子成立于2017年,其2018年开始与显盈科技合作,2019年,旭为电子成为显盈科技第五大外协厂商。

  且招股书显示,旭为电子实际控制人为金艳,孙琴为金艳配偶,曾为显盈科技连接器供应商东莞市英默仕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默仕”)的法定代表人,孙琴于2018年退出英默仕后,接管旭为电子的生产经营管理,旭为电子通过了显盈科技合格供应商评审,开始与显盈科技合作。

  据招股书,深圳驰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驰越科技”)为显盈科技芯片供应商,2018-2020年,显盈科技对驰越科技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85.6万元、526.41万元、1,375.38万元。其中,2020年,驰越科技为显盈科技第五大供应商,采购占比为3.04%。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显盈科技对驰越科技的累计采购金额为2,087.39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弛越科技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16人、0人。

  据公开信息,驰越科技的股东为刘圣佳、赖青青,各自持股50%,两人并无其他控股企业。

  也就是说,2020年,驰越科技员工的社保缴纳人数骤降为零人,或不存在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为其代缴社保的情况,双方交易真实性存疑。

  此外,第二大供应商累计撑起显盈科技近五千万元采购额,2020年员工社保人数却“骤降”为零人。

  据招股书,2018-2020年,深圳市华星国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星国创”)均为显盈科技第二大供应商,显盈科技对华星国创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682.35万元、1,494.73万元、1,665.05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6.24%、5.97%、4.46%。

  即2018-2020年,显盈科技对华星国创的累计采购金额为4,842.13万元。

  然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华星国创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4人、16人、0人。

  据招股书,深圳市祺顺通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祺顺通电子”)为显盈科技的SMT贴片外协供应商,2018年,显盈科技对祺顺通电子的采购金额为581.59万元。2019-2020年,祺顺通电子分别为显盈科技的第三大、第四大供应商,显盈科技对祺顺通电子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266.01万元、1,412.35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5.06%、4.26%。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显盈科技对祺顺通电子的累计采购金额为3,270.79万元。

  然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0年,祺顺通电子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81人、67人、0人。

  也就是说,2020年,祺顺通电子的员工社保缴纳人数“骤降”为零人,其仍撑起显盈科技千万元采购额,令人不解。

  也就是说,2018-2020年,显盈科技数位供应商的社保缴纳人数“异常”,除了社保缴纳人数常年为0人的供应商旭为电子外,另外的供应商驰越科技、华星国创、祺顺通电子为显盈科技在2020各撑起显盈科技千万元采购额,但其社保缴纳人数纷纷骤降为0人,交易线

  供应商联系方式机主指向总经理配偶之表妹夫张玉,张玉退股后关系或难“撇清”

  通常来说,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年报通常由企业财务申报,令人不解的是,显盈科技董事兼总经理肖杰的配偶之表妹夫张玉原持股70%的公司,为显盈科技的外协供应商,该供应商及关联方累计为显盈科技撑起上千万元采购额,张玉退出该供应商后,该供应商联系方式背后机主仍指向张玉,关系或难“撇清”。

  且招股书显示,惠州和盛在不同时点的财务清晰情况。惠州和盛于2017年和 2018年曾每月编制内部管理用报表,2018年8月张玉退出后,欧阳冰华成为唯一股东,不再有账务清晰的要求,因此2019年4月专职会计离职后未再聘请专职会计,不再每月编制内部管理用报表。可以佐证欧阳冰华为惠州和盛的实际控制人,张玉对惠州和盛已无影响。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通过支付宝搜索发现,电话号码对应账号用户名为阳冰华(***华),输入收款人姓名首字“欧”验证身份信息,该电话号码的机主为“欧阳冰华”,地区为广东惠州。而电话号码对应账号用户名为明天在我手中(*玉),输入收款人姓名首字“张”验证身份信息,该电话号码的机主为“张玉”,地区为广东惠州。

  这是否意味着,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2018年,张玉或并未实际退出持股惠州和盛,至今对惠州和盛或存影响?。同时,和盛高创作为显盈科技的“熟人”供应商,显盈科技对其采购金额累计逾两千万元。鉴于张玉系显盈科技董事兼总经理肖杰的配偶曹晓英之表妹夫,“撇清”张玉与惠州和盛关系背后,是否为了“避嫌”?或该“打上”问号。